商城

扬眼

下载


谁在制造小近视眼? 有家长为孩子在ipad下载动画片


图片

  5月14日,天津一家餐厅,一名3岁儿童在等餐期间,用家长的手机聚精会神玩儿游戏。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国/摄

  眼科医生们正在为一个数字忧心忡忡:20年前,上海市小学毕业生发展成为近视眼的仅为极少数,但如今,刚入学的6~7岁上海儿童的近视患病率已接近10%,三、四年级10岁左右儿童近视患病率超过50%。

  值得注意的是,6~10岁发生近视的青少年,18岁成年前发展成为高度近视眼(高于600度)的风险大大增加。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暨眼底病学组组长、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执行主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许迅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对当前我国青少年的视力发展状况表示忧虑。“我们统计,高达90%的大学生是近视。中国20~30岁年轻人中有20%患有高度近视。”

  他说,一般来讲,相当一部分高度近视在中年以后发展成病理性近视,病理性近视的患病率目前约为人群的1%至2%,中国至少有1000万以上这样的患者,它是成人常见的致盲原因之一。可怕的是,大多数青少年学生的家长对此并不重视。相比于奥数培训班、英语提高班、“小升初”择校,给孩子戴上一副厚厚的眼镜,根本不算事儿。

  在小学毕业前,远视度数就已经耗尽

  在上海,随意走进一家餐厅,都可能看到“低头族”。年轻的爸妈在刷手机,年幼的孩子则边看iPad边吃饭。

  一只装满水的玻璃杯,就能成为一个支点,把iPad往侧前方一架,点击“播放”键,时下最流行的动画片就能开始专属播映了。

  为了方便孩子吃饭,上海家长妮妮几乎在自己的平板电脑上下载了孩子所有喜欢看的动画片,每次外出吃饭,妮妮与朋友聊天,孩子就在一旁乖乖地边看动画片、边吃饭。

  妮妮认为,现在的孩子不可能不接触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现在(幼儿园)不给他接触,到了小学,也不得不接触。躲不掉的。干脆就这样吧。”

  许迅说,手机和平板电脑现在成了“懒惰妈妈”的陪伴神器,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小学入学伊始,就被检出近视。

  近年来,上海一些民办小学在招生时会使用平板电脑作为面谈环节的工具。比如,平板电脑上跳出若干个图形,让孩子寻找图形的规律并选择答案。

  这种做法,一方面响应了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不能笔试”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满足了学校考察学生的要求,得到了较多应用。但同时,家长们也由此形成了让孩子“先练练”的心理,练着练着,孩子就离不开平板电脑了。

  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看到,每一个报名的孩子,都被要求同时购买一套标价468元的“游戏”。培训机构要求孩子课后自行登录该游戏,边闯关边学习英语单词。每个月,培训机构还会对通关成功、积分前十名的孩子进行奖励。该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寓教于乐”的新方法,“这是健康的游戏,有助于孩子知识的巩固”。伴随着手机、平板电脑、“健康游戏”的发展,孩子们的视力越来越糟。

  湖南某大学微电子专业硕士小容,从小爱玩电子游戏,最开始在游戏厅里打《坦克大战》,后来用电脑玩《星际争霸》,现在又是网游高手。他在念大学时,已经高度近视伴散光。而18岁的湖南大学生小阳,也是著名的游戏玩家,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同时伴有高度近视。

  因为小阳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父母对他的视力问题并未有多大重视,“只要不影响学习,就没关系”。

  许迅说,除了遗传性近视,每个人一生下来,都是天生的远视眼(正向度数),过去,人到了成年时,眼睛发育成为正视眼定型,保留轻度远视度数。但现在,我国青少年大多在还没有成年时,甚至在小学毕业前,远视度数就已经耗尽,“中国青少年整体人群的屈光度数已经严重向近视方向漂移。”

  “爱学习”的东亚人近视发病率高

  这种“近视漂移”的罪魁祸首,专家们认为,一是持续不断的学业压力,二是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的过度使用。一个值得探究的现象是,儿童近视的发病率在崇尚“学习”的东亚人群中最高。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伊恩·摩根2012年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韩国96%的年轻人(20岁以下)患有近视,排名第一,我国台湾地区的比例是85%,新加坡则是82%。

  许迅强调,东亚人群的近视发病率高,并非出于遗传,一个例证是,在上世纪60年代,只有20%的中国人患有近视。

  “儿童和青少年面临着极端的学业压力。我们要求孩子能够取得好成绩,即使这意味着他们童年的大部分时光被关在室内。我们都知道,缺乏自然光会增加近视的风险。”他说。

  许迅团队的研究发现,中国青少年在入学后二、三年级近视发生率激增,到了三、四年级,约一半的孩子发展成为近视。

  “很多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给幼儿园的孩子进行早期智力开发,英语、数学、绘画、音乐、棋艺,却牺牲了体育锻炼和户外玩耍的时光。”许迅说。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视光学组副组长、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的杨智宽教授也发现一个问题,文革时的近视发病率最低,而恢复高考后近视发病人群日渐增加、且越来越低龄化,“这与越来越重的学业负担明显相关”。

  户外运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杨智宽介绍,喜爱户外运动的澳大利亚华人要比新加坡华人的近视发病率低20%,而研究表明80%以上的近视发病与后天相关,为“获得性近视”。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是“近距离工作导致的用眼负荷大增”,其中近距离工作视物的距离和持续性是最重要的因素。“目前看来手机的危害最大,手机内容丰富、趣味性强,尤其是游戏更加具有吸引力,它有独立的光源,不需要光照。特别容易导致持续性的视觉工作。”杨智宽说,手机、电脑、液晶电视均含有蓝光损害,而目前无论是学校老师,还是学生家长,对蓝光的损害认知都非常少,这种蓝光实际上可能会损害眼底。

  近年来,不少学校都开展了信息化教学改革,有不少学校开展基于iPad使用的实验教学,杨智宽认为,这种方法尤其不智,“最容易损伤孩子的视力。研究表明,以目前的速度,20年后眼底病可能会大爆发。”

  怎么办?

  2016年10月,国家卫计委、教育部和体育总局曾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地积极采取措施,关注、缓解青少年近视问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出于学生减负的需要,还是出于增强学生体质的需要,上海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最直接的一个做法是——规定所有中小学校每天都要保证“阳光1小时”。

  也就是说,所有的孩子,每天在校期间至少有1小时的户外活动。“教育部门的规定摆在那里,学校很重视,但家长是否全力配合,还真要看各人的重视程度。”许迅说。

  “人的观念”,总是决定一件事到底能不能执行下去、执行到什么程度的最关键因素。近视问题也是一样,许迅认为,近视在我国青少年群体中高发这件事儿,实际上并未引起家长们多大程度的重视。

  这位医生在门诊接待中发现,除了弱视、斜视的患儿家长会重视治疗,很少有家长因为孩子近视来看病,“家长觉得,配副眼镜就可以了。”

  但实际上,青少年近视“一定要医治”。根据许迅团队的调研,青少年近视后每年的度数增长幅度在75度左右,因此,6~10岁段发生近视的青少年,成年后绝大部分会发展成为高度近视,“目前中学生高度近视比例是10~20%,谁也说不准,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10年后会不会达到50%。”

  而高度近视中,会有一部分发展成病理性近视,出现致盲的眼底并发症。高度近视性的黄斑变性、视网膜脱离、青光眼等眼底病变会带来严重的视力损害,有可能导致不可逆的低视力,乃至致盲,而这种情况,眼科医生们认为是“灾难性的”,“不能通过光学或手术解决”。

  许迅说,每个家长都认为,自己的孩子不会变成高度近视,但现实是,目前10个青少年里至少有一两人发展成为可怕的高度近视,其中相当一部分将最终失去全部或大部分视力。

  北大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玲所做的2016年国民素质调查报告指出,男性健康问题第一是眼科问题,女性健康问题第一是乳腺问题、第二就是眼科问题。近视也是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的影响人类健康的三大疾病之一。报告认为,到2020年我国全国人口近视发病率将达到50%,其中高度近视人群将达到7000万人。

  “大多数患者只会在视力已经非常差的时候才寻求治疗,但情况往往已经不可逆转了。”许迅说,对青少年来说,光学离焦原理设计的特殊眼镜如OK镜,以及M胆碱受体阻断药物如阿托品,是目前业界公认能缓解近视快速增长的措施。可惜的是,大多数家长对此并不在意,也未寻求过眼科医生的帮助。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李燕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