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

扬眼

下载


90后刻经人:为最后的坚守,某年某月,雕版刻印能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


图片

  扬子晚报网8月18日讯 (通讯员 顾高菲 记者 杨甜子)近日,南京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暑期社会实践小分队来到了南京金陵刻经处,见到了传说中金陵刻经技艺的第六代传人——马萌青,以及他的弟子王康,目睹了一本经书从雕版到印刷再到装订的全过程。

  据队员郑雨如描述,走近金陵刻经处,这座黄墙黑瓦构筑的院子静静地伫立在新街口高楼的阴影之下,沉重的木门落了锁,幽深静谧,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这金陵刻经处是干什么的,或许人们都觉得这只是一座腐朽的建筑,是这座城市众多摆设中的一个。这个看起来沉默的院子啊,走进去才知道,它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因为里面正有一群人坚守着信仰。

  一块木板、一个方方窄窄的木质工作台、一盏台灯、一把刻刀,这就是一位刻经人所需要的所有家伙什了。“刻刀可以说是刻经人的灵魂”,刻经处的一位负责人在交流中告诉学生们,“每位刻经师傅都有自己最重要的那把刻刀”。见到马萌青师傅和他的弟子王康的时候,他的那位弟子正在修理手中的那把刻刀。细细薄薄的刀片,由精钢制成,锋利无比。“这把刀真的很锋利,我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手指只是在刀口上轻轻一碰,就划出了一道口子,一路走来也不知有多少道伤口,老伤添新伤早已是家常变法。”他笑着这样跟学生们说。这位90后刻经弟子的面前是一块厚厚的木板,那是他正在雕刻的佛画,他刻下的每一刀都刚劲有力、不容迟疑,“刻经要借助手腕的力量,而不是用手指的力量,所以其实刻经需要很大的力气,一般人特别是女生,基本上是干不了这个的。” 除了握刻刀的手要有力以外,同学们还注意到,在刻经的时候,还需要用另一只手顶住刻刀,保证刻出来的线条准确流畅。手指按在扁平的刻刀侧面,不一会儿就会留下条红痕,本以为这是种持久而钻心的疼痛,没想到这位师傅的回答出乎大家的意料,“你是说我的手指吗?我们根本就没有感觉,刻了这么多年的经,手上早就结了厚厚的老茧,所以现在刻刀按在手上根本就没有感觉。”

  大概是见多了传统技艺无人继承的现实,面对90后的大学生为什么会选择刻经大家充满好奇。这位憨厚的弟子给出了他的回答:“我大学学习的是古籍修复,其实跟雕版刻印有重叠的部分,在学习的过程中接触到了这方面,所以就喜欢上了。”简简单单喜欢二字,让他为之付出了8年的时光来学习和训练。

  但是热爱终究抵不过现实,这个弟子的语气渐渐柔和:“有的东西衰落是必然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没有用的东西无法适应时代,不适应时代的东西必然被淘汰。我们现在做的只是这一阶段的传承,刻经终究只是小众的东西。”一时之间,学生们有些吃惊,“我之所以依旧义无反顾选择了它,是因为在接触的过程中,喜欢了上了它,喜欢上了这种高尚而又神圣的、能够安抚人内心的工艺,当我沉静其中,我能清楚感受到来自心灵深处最原始的宁静;不光如此,我同时也是为了最后的坚守,用自己微薄之力做一丝挣扎,但愿能在自己与搭档的维系下,在某年某月,它能重新进入大众的视野。”编辑:乔金玲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