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

扬眼

下载


共享单车退款难滋生“代退黄牛” 记者亲历退款与“黄牛”过招


       扬子晚报网11月23日讯 (记者 徐媛园   实习生 段雨晨 陈文心)令人感觉到寒冷的不只有11月的天气,还有陆续倒下的共享单车。日前,共享单车“死亡名单”正式出炉,按照“死亡”时间依次为悟空单车、小鸣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与小蓝单车。其中,小蓝单车用户数量超过2000万,酷骑单车高峰时期日订单超过300万。大量的退款业务,催生了一项新的职业:代退黄牛。那么这些“黄牛”靠不靠谱呢?和大批用户一样,扬子晚报记者也经历了漫长的维权“讨债”之路。尽管目前仍有大批用户押金依旧遥遥无期,但值得注意的是,11月23日,交通部举行第十一次例行发布会,表示将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

 

图片

“一模一样”的“讨债之路”,记者走了三遍
    今年7月初,在得到町町单车押金难退的消息后,记者就申请了退款。但一个月后,押金仍未到账,电话打不通。7月底,记者前后两次前往町町单车南京办公地点,终于在第二次去的时候,为自己和在扬子晚报“top评测”留言的用户们拿到了退款。而记者8月底再去时,该地点已人去楼空。截至到今日,仍有大量单车用户押金未到账,而町町单车已宣布破产,创始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已“负债累累,一无所有”。
    可紧接着,记者又听说小蓝单车退款难。一开始记者并不相信,毕竟小蓝单车是排名第三的单车品牌,并不容易倒掉。可紧接着,随着“top评测”公众号内的投诉增多,记者便在9月份提交了退款申请。可一直到10月中旬,退款还没下来。小蓝单车办公地点已经无人办公,记者辗转打听,好容易找到小蓝单车全国媒体总负责人,在接受采访的同时,才将扬子晚报“top评测”粉丝们的押金退还。而上周六,小蓝单车宣布被“代运营”,所有退款均暂行搁置。
     与此同时,酷奇单车宣布被“代运营”。扬子晚报记者带着粉丝们的投诉,根据地址,前往该企业位于珠江路的南京办公地点的时候,发现地址是假的。记者辗转又打听了该企业的办公地址,前往后发现该地点是另一家单位在办公,并告诉记者没听说过“酷奇”。打不通电话,又找不到企业,各地的用户只能涌到北京总部退款。而前天,该企业又发布通告,表示北京已无法退款,想退只能去成都。
 
找了“黄牛”也“不靠谱”
    记者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看到有“代退黄牛”这项业务,大部分是退“酷奇单车”押金的,收费从30--180元不等。商家称,只要提供注册账号时所用的手机号、姓名、身份证号、照片等信息,就可以帮忙退押金。记者仔细翻看了几十条代退信息,选择了一家好评度相对较高的,留言询问。过了很久商家才回复记者,目前只能退酷奇单车的押金,因为目前只有酷奇的营业点还在排队退款。不过在商家提出要加记者微信才能办理业务时,记者选择了拒绝。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此类黄牛,多是骗人。“他们最多是替你去排队退款,因为你去不了,但也有人以此行骗。”比如当你过多泄露个人信息后,你的个人信息可能会被用作交易。
 
交通部:已全面摸底将出配套措施
    那么,以后用户的押金还有险可保吗?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针对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大量用户押金难以追回的情况,交通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昨天回应,交通部高度重视这些问题,正在密切关注跟踪有关情况,指导地方交通部门在当地党委、政府统一领导下,联合相关部门妥善应对处置,提前采取针对性措施,防止出现相关风险,同时,交通部还对企业进行调研,会研究制定配套政策措施,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保护消费者利益,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近期,业界有消息称,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卡拉、酷骑、小蓝单车等都相继退出市场,其中不少企业被曝出押金难退的消息。吴春耕也表示,交通部关注到,最近一段时间已有多家共享企业相继倒闭,个别企业也传出用户押金退出困难等情况。“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快速发展,为社会公众出行提供了一种新的便利选择,也为构建城市绿色出行体系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共享单车也出现一些问题,比如由于行业业态模式新、发展潜力大、市场竞争激烈,一些中、小型运营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找到盈利模式,发展路径不明确,经营效益不佳,失去造血功能,出现了经营困难”,吴春耕说。
吴春耕称,针对这些问题,交通运输部高度重视,已经会同国家发改委、住建部、银监会等部门深入北京、广州、成都、常州等城市,对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和自行车制造企业等进行了调研,全面了解掌握有关情况。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交通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系统分析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在《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顶层设计的政策框架下,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