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

扬眼

下载


【春运全民拍】春运“守路夫妻”的“3秒钟约定”

扬子晚报网1月28日讯(通讯员苏交执法 记者石小磊 杨恒国 杨泽华)京台高速汉王收费站,位于江苏西北大门的徐州市西南角,再往南5公里,就是安徽。一辆橙白相间的交通执法车缓慢驶入收费道口,车窗玻璃落下,车内视线对上了收费亭中的视线:“吃过了?”“恩,你注意安全。”执法车缓慢驶过,一会儿便消失在高速公路的尽头。
这是这对“守路夫妻”2天来的唯一一次碰面,3秒钟,2句话,已是日常。再过几天就是春节,然而结婚12年来,这家人在一起守过的除夕夜只有一晚。春节,人人往家赶,也有人坚守在路上。

图片

3秒钟的照面
驾驶着执法车的王德永过完年41岁,是江苏省交通运输综合执法局连徐支队第三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一位19年的“老交通”。他所在的三大队常年值守在江苏西北门户的G30连霍高速和G3京台高速公路上,所辖路段近80公里。尽管引入了电子巡查系统,但王德永他们平均每天在路上的车程仍达到300公里以上。每天8小时坚守在岗,24小时随时待命,一个班就是3天3夜72小时不能回家。
王德永的爱人张洪波所在的汉王收费站,是江苏通往安徽、河南的重要出入口。2天一个轮班,当班期间48小时不能离岗,每天,张洪波看着大大小小的车辆南来北往,春运以来,越来越多的人踏上回家路,车流量更是一天天攀升。
“过去王德永2天一个轮班时,为了照顾孩子,我们就商量着全部错开上班,保证有一人在家陪孩子,基本上每隔两天只有2、3小时‘交接班’时可以见上一面。现在他换成3天一轮班后,能一起的时间宽裕了一些,但更多时候我们同时都上班。”张洪波平静地叙述也道出了交通人生活中的无奈,但既然站在了这样的岗位上,就必须选择从容面对。于是他们有了一个“3秒钟的约定”:碰巧能在收费站遇上的时间,他们会心照不宣地相约3秒钟。
3秒钟,对大多数人而言,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但对王德永和张洪波来说意味着许多: 岁月、家庭、亲情、思念……3秒钟的照面,一两句家常话,却将所有的浓情蜜意都融入到眼神中。
 

图片

儿子尚尚的心事
在王德永的家里,挂着两张打印出来的密密麻麻的表格,上面标注着夫妻俩上班和休息的日子。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们9岁的儿子尚尚,就把表格拿下,用手指头一格一格数了一遍又一遍:今年过年,爸爸是年二十九去上班,连上72小时,大年初二上午回家;妈妈是年二十九、年三十连上48小时上班,大年初一上午回家。这意味着,这个除夕夜,爸爸也在上班,妈妈也在上班,他会一个人吗?这让刚放寒假的男孩有些不心神不宁。
爷爷奶奶过世早,爸爸妈妈经常同时上班不在家,往往是年近80的外婆,从徐州乡下赶到城里来照顾尚尚。在孩子的记忆中,几乎每一个春节,都不是在自己家度过的。尚尚内心,其实并不怎么愿意每年过年都在外婆家。今年,或许他会跟爸爸去单位,与爸爸单位的叔叔们一起吃年夜饭,看电视,然后在爸爸宿舍的单人床上度过新年,长大一岁。“不过,爸爸单位也有点无聊。”尚尚这么说。
在爸爸妈妈的鼓励下,尚尚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比别的孩子多懂不少事。比如,上周有一天,爸爸妈妈都上班,他和外婆在家,吃午饭时他闻到了很浓的怪味道,“是热水器没关好,漏煤气了!”于是,尚尚打电话给爸爸,爸爸再打电话找人处理,避免了大事故。
尚尚说,虽然妈妈总告诉他,一家人只要心在一起,就是真正在一起。但他新年最大的愿望仍然是,爸爸妈妈能陪他去三胞广场的哈姆雷斯玩赛车。

图片

 春运中的守路人
“其实春节在路上的交通执法人很多,不止我一个。”面对记者采访的镜头,这个戴着眼镜的大个子笑起来很是腼腆。
王德永说,春运期间,车流、人流骤增,守护春运回家路的安全、顺畅,成为春运中的交通执法人员第一要务:对“两客一危”车辆、货运车辆的检查,发生交通事故后第一时间要赶到现场处置,维护收费广场的通行秩序,对桥梁、隔离栅等设施的巡查,恶劣天气下上路为车主提供服务……1月25日,记者采访的当天下午,王德永还在毕庄服务区遇到了一位被大巴“甩客”的旅客,他与同事一起将这位旅客送到了徐州市区。
在江苏,4710公里高速公路通达每个县级城市,接近16万公里的公路四通八达伸入到每个村落,并在逐年增长。随着公路交通的日益发达,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开车回家过年。2019年春运,江苏自驾出行比例预计同比上升20%。身为平安畅通“守路人”的交通执法者们,肩负的使命也越来越重要。

除夕团圆日,万家灯火时,感谢这群“守路人”的尽忠职守,方保春运旅途的一路平安。

图片



 

看全文
下载扬眼客户端浏览更多新闻